牧狼人

偏偏今晚在熬夜,又偏偏吊灯昏暗,木桌粗糙,脚杯透彻,劣酒磨人。

光阴下的少女

摄影是一种等待时间的艺术

流花湖

当风暴偃旗息鼓之时,你恐怕还不能完全明白自己是如何从中穿过得以逃生,
甚至它是否已经远去你大概都无从判断。
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:从风暴中逃出的你已不再是跨入风暴时的你。
是的,这就是所谓风暴的含义。

——村上春树

圣心大教堂

下一页
©牧狼人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