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狼人

偏偏今晚在熬夜,又偏偏吊灯昏暗,木桌粗糙,脚杯透彻,劣酒磨人。

时过境迁 你已不再是你 我也不再是我,只有故事还是故事本身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牧狼人 | Powered by LOFTER